版权所有 :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盛酱酒业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6 www.mtsjj.cc  ,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400-0852-777       服务热线:18089605999
地址: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椿树村白酒工业园区1号  
黔ICP备1600990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贵阳分公司

公示公告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媒体新闻

资本市场“畅饮”贵州白酒正当时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11/08 10:35
浏览量

从2012年下半年白酒产业戛然而止的野蛮式增长,到2014年巨大的库存压力和减粮投产,贵州众多白酒企业在外部周期性市场调整和内部产能过剩,产业结构不合理等因素影响下备受煎熬,而蠢蠢欲动的资本市场则被他们认为是摆脱困境最大的希望,这轮以并购、股权融资等方式进行的资本运作将重新洗牌贵州白酒行业。

4月10日,商务部发布的废止外资进入名优白酒股权比例限制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施行。政府部门放开外资投资政策更是增加了一个投资主体。未来国内白酒行业的并购潮流更加汹涌。“并购将成为白酒行业上市的新常态”作为多起酒业并购操盘手的中信证券投资银行委员会消费行业负责人耿欣认为,2015年至2016年,真正的行业整合大潮会蜂拥而至。

 

贵州白酒将迎整合最佳时期

“我们的公司没有对外债务,目前的销售经营的情况可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但公司的发展则需要更大资本注入。”贵州上和酒坊酒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认为,如果在行业增长放缓并趋于收缩的情况下企业发展也停滞不前,很可能就会失去未来市场的先机。

贵州众多酒企与上和酒坊境遇相同,持续低迷的市场环境使得许多投机性资本纷纷抽离,对未来市场的担忧和对企业发展壮大的诉求,让他们对资本市场寄予了渴望。“我们希望通过和更专业队伍合作。”贵州酒神酒业有限公司负责人也表示,希望通过引入业外资本搭建更好的发展平台。

“暂时这个行业不会有重大的利好,行业还会越来越困难。”全国糖酒会期间,在中国首届并购论坛上,知名白酒专家晋育峰分析,2013年至2014年是盘整期,茅台等一线企业率先承受销售压力,二线企业没有承担很多的压力。2015年以后,二线以下酒企还会继续承压,高端酒销量增长乏力,低端酒成本无法降低,最终导致利润下降和亏损,现金流越来越紧张。而随着白酒行业一二三线酒企价格和区域竞争的相互渗透,对标挤压加剧,将使得中小型酒企的生存将面临巨大的考验。  

因此,在这阶段,白酒行业资产价格相对更合理一些。“2015年下半年以后,到2016年行业内这时候进行产业整合和重组是比较好的时机。”和耿欣一样,持相同观点的还有晋育峰。但他认为并购不会进入战国时代。他说,全行业有8800多张生产许可证,但让投资者动心的不到七分之一。五粮液有关人士也表示,其中可供选择的不到100家。

尽管贵州有茅台一枝独秀,珍酒、怀酒、国台等酒企业的不断壮大,但规模化程度仍然不高。据统计,截至2013年年底,仁怀全市共有注册生产销售白酒企业1167家,白酒销售企业869户,白酒生产企业298户,但产值上亿元企业仅30家。 

曾参与华泽集团多起企业并购整合的白酒专家吕咸逊也认为,从今年开始,并购会成为很多企业发展壮大的重要途径。茅台股份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崇琳也在酒业市场论坛上表示,虽然现在没有大的并购,但未来行业内会有大的并购案发生,这将决定中国白酒的走向。

 

理念融合是整合关键

“我们也接触过不少有意向的投资者,但真正能进入实质性接触的不多。”上和酒坊负责人坦言,理念融合是酒企整合的一大难点。既然共同经营一个企业,就要在企业的文化理念、发展方向等问题上达成一致,如果无法达成一致最终将导致企业在经营和销售上的巨大差异,毕竟酒企已经走出了赚快钱的时代,今后酒业的竞争是产品质量、品质的竞争,如果只是投机的资本无助于企业的发展。

五粮液集团兼股份公司对外合作部长刘国强也持相同观点。他举例说,2013年和2014年,五粮液股份分别投资河北邯郸永不分梨酒业和河南五谷春酒业,迈出对外并购的第一步。在并购五谷春后主要在理念融合团队融合等4个方面做了工作而这也是并购的最难点。其中关于理念的融合是最关键的。如并购后股东方提出,每个产品上都应该加上“五粮液”三个字,这就是理念的差异。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首先是大股东和二股东之间达成共识。

 

基酒估值是最大分歧  

在白酒并购中,对基酒的估值也往往有巨大的分歧。海通证券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闻宏伟指出,作为要想获得股权融资和要被并购的企业对基酒估值较高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用二级市场最简单的模型,它的价值应等于被并购公司的收益乘以市盈率的倍数。所以,当前,不少酒企对基酒的估值心里价位都比较高,成为并购中谈判最大的分歧。  

闻宏伟认为酒企要想获得估值溢价,首先要有比较高的市场占有率,如果在一个区域已经达到一个比较高市占率的水平,这样的公司应该获得更高的溢价。其次是并购新常态下的企业核心竞争力,也就是产品、品牌和渠道的价值。  

吕咸逊也表示,品牌是酒业的稀缺资源,白酒企业更多的是依老卖老的,现在来看最有价值的并购标记应该具有这个标志,第一是三亿元以上的规模,第二是三十年以上历史,三十年以上历史就意味着它很容易唤起消费者过去小时候的记忆,第三是一百口以上窖池,你不能是不冒烟的,越是做本地化市场,就越要冒烟。